今天有兩個大瓜。

一是人民日報在社交平臺Twitter上發出信息:“歡迎Google重返中國大陸,但必須遵守中國法律。所有在中國的外國互聯網公司,都應尊重中國的互聯網管理。”可以說,人民日報的發聲讓輿論重新陷入討論,然而這個話題還沒被吃瓜群眾炒熟,下午的時候,百度創始人、董事長兼CEO李彥宏也發了票圈,說“如果現在Google回來,我們正好可以真刀真槍地再PK一次,再贏一次。”

李彥宏的表態,無疑讓谷歌回歸中國是否會影響百度這個古老的話題又重新拿出來被討論。

我在朋友圈也發表了觀點,認為谷歌回歸中國對百度的影響不大,對現有的搜索格局甚至是移動互聯網格局也不大,谷歌的回歸,和Facebook入華一樣,更多是硅谷巨頭向中國示好的積極信號。

不論美國媒體怎么批評谷歌“喪失立場”,國內媒體又如何“迎來”或“送往”,討論“真假”的意義并不大。作為一名骨灰級吃瓜群眾,或者一名互聯網用戶,我們其實需要搞清楚的也只是一個很實際的問題——在中國這片谷歌已經闊別 8 年的市場上,就算回來,還能有多少競爭力,多大影響力? 

被忽視的GMS

可能很多人對谷歌的GMS不太了解,簡單來說,就是谷歌推出基于按照手機的移動框架,GMS目前提供有Search、Search by Voice、Gmail、Contact Sync、Calendar Sync、Talk、Maps、Street View、YouTube、Play store服務。

這里就不得不提到一個OHA,也就是開放手機聯盟(Open Handset Alliance)這是Google于 2007 年 11 月 5 日宣布組建的一個全球性的聯盟組織。

這個聯盟的作用就是制定安卓的標準,包括開放的源代碼,開放手機聯盟包括手機制造商、手機芯片廠商和移動運營商幾類。目前,聯盟成員數量已經達到了 34 家。換句話說,這個組織就是安卓的最高委員會。

而谷歌的GMS也是基于這個委員會的標準之一,各大手機廠商和通信商在生產手機之處都會按照OHA的標準去生產智能手機,而非常遺憾的是,因為某些原因,谷歌的GMS在中國無法使用,中國各大手機廠商在生產手機之處,也剔除了GMS服務框架。

也就是說,如果現在你想要用手機下載play store也好,下載inbox也好,首先要下載GMS,而GMS和VPN一樣在中國都被不同程度屏蔽了,你只能去play store下載,這就變成一個死循環。

pc時代是一個已經過去的時候,谷歌現在服務和技術,很多也是基于移動端的產品,比如Google doc和quip等,所以不開放GMS,空談回歸,等于你的電腦上多了一個bing。

按照目前的國情,開放GMS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人民日報也說了,允許谷歌在尊重中國法律的前提下開張,我覺得在目前的情況下,谷歌能在中國合法且合理的開展搜索業務,已經是巨大的進步了,不要幻想全面放開。

那這個問題就很簡單了,谷歌入華,爭奪的是一個已經成熟不能再成熟的市場,Amazon入華成立分部,但電商最大的還是淘寶京東,如果放在十幾年前,eBay打敗了淘寶,MSN干掉了QQ,那或許是另一番景象,但現在BAT巨頭的基礎業務已經穩固的不能再穩固,這個時候殺進來,擺擺姿態可以,但說顛覆,未免貽笑大方了。

信息流領域,巨頭環伺

在中國的信息流與搜索市場中,谷歌的技術優勢也并非一定可以轉化為業務上的領先。谷歌遠離中國多年已然是事實,多年脫離中國市場的直接結果就是沒有數據,這對基于數據和算法而言的搜索引擎來說,是致命缺陷。

與此同時,在谷歌遠離中國的 8 年間,中國互聯網公司關于信息流的競爭已經白熱化。BAT、微博、今日頭條等玩家已經全面分食信息流市場。數據顯示,六月份手機百度信息流日活已經達到1. 48 億,今日頭條的日均使用時長甚至可以超過一個小時。

除了市場均被瓜分之外,信息流的競爭不僅僅只是技術的競爭,以百度為例其通過在其日活1. 37 億的百度APP中加入信息流內容之后,才最終取得了效果,Q2 財報顯示,百度營收 260 億元人民幣(約合39. 3 億美元),同比增長32%,這一切歸功于已經有了一款日活過億的頂級產品,而谷歌則并不存在這樣的產品。

信息流市場的競爭,本質上還是內容的競爭,需要取得諸多內容的版權,才能夠更為有優勢,而為了吸引內容創作者,騰訊、百度、今日頭條等等平臺,各家早已投入數十億的資金補貼,最終才換來了作者的入駐,并形成了當前的繁榮生態。當前的谷歌即使要做,也同樣面臨內容匱乏的問題,而即使其愿意向內容方購買,最終還會面臨內容同質化的困境,可謂困難重重。

搜索市場白熱化,空間狹小

搜索市場的競爭似乎更加激烈,除了掌握80%市場份額的“度娘”之外,360、搜狗,Bing、神馬等都在搶奪這塊蛋糕,谷歌已經錯過中國搜索市場發展的黃金時段。試想Bing在美國市場挑戰谷歌何其困難,如今谷歌在中國的境地還不如Bing。想讓用慣了其他搜索引擎的中國用戶再去用谷歌,就好像讓用慣Facebook的美國人去用微信,可謂難上加難。

更何況,數據顯示,谷歌在離開中國之前,其搜索市場份額已經不盡人意。 2006 年,CNNIC(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發布的《 2006 年中國搜索引擎市場調查報告》顯示,在北京、上海和廣州三地,Google市場份額猛跌10%,僅為20%,包括高端用戶、商業用戶、高學歷用戶等在內的核心用戶群大幅萎縮。 2009 年Google還沒有退出中國市場前,《華爾街日報》曾報道,在Google首席執行官李開復任職期間,Google在中國搜索市場上的占有率最高也只有29%,卻仍無力從其主要競爭對手處搶占更多市場份額。

一別中國這 8 年,Google在華鮮少有大動作,只是時不時跳將出來撩撥一下一小撮“懷念”Google的老少們的心弦,來上一些風吹草動刷一波“存在感”,但在中國市場仍毫無實質性作為。

時隔 8 年,谷歌終于鬧明白一個簡單的道理——“你大爺還是你大爺”——中國市場少不得。但是這個醒悟實在太晚了! 8 年時間,中國互聯網行業已經經歷滄海桑田,誕生出眾多優秀的世界級公司,它們經歷過“極榮”也面對過“極辱”,鍛造出了今非昔比的競爭力。李彥宏今天也在微信朋友圈發長文表示,中國市場的環境和發展規模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國的科技公司在發現新問題,服務新需求方面已經走在了世界的前面。對于谷歌來說,中國市場變得熟悉又陌生,一切都充滿了不確定性。

時間:2018/8/8 10:12:00    瀏覽: 次

 

類別: 行業資訊
標簽: 一個,重返
分享:
福利彩票双色球